樱花直播yh8live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萧扬很生气,面色都有些难看,早知道是这样就该直接把三个败类给斩杀了。

他冷冷道:“李兴宗的死,我想不用解释了吧,宗主、三大长老、十大阁主、诸多阁老都知道,并且做出了定论,这李兴龙想要为李兴宗报仇来杀我,所以被我反杀,技不如人还想杀人?可笑不可笑。终于的那三个手下简直就是败类中的败类,亲眼目睹我杀人,作为执法人员不阻止就算了,事后,还想以此威胁勒索我,我萧扬岂会是同流合污之人。”

“既然是他们的老大,自行品味他们的行为是否端正,是否公道,我废除他们修为有何过错,不杀他们已经算是给们刑罚堂面子了,这种贪污腐败尸位素餐之徒,就该千刀万剐,省得被他们把宗门搞得乌烟瘴气。”

萧扬一声盖过一声的质问和反驳,很不甘心他们对自己的指责和误解。

在场的众人都可以感受到萧扬的愤怒和正义。

他们都沉默了。

如果那三个刑罚堂弟子真的是如此不堪,那被杀也是理所当然,更不用说仅仅是被废除修为。

可问题是,到底谁在说谎。

郭向阳冷静下来,沉声道:“萧扬,说话不能空口无凭,我这就叫我那三个手下来跟对质,如果是他们枉骗于我,我定然不会轻饶他们,但是,若是发现说谎了,就罪加一等。”

萧扬撇撇嘴,对他们很不屑,镇定自若道:“既然不相信我,那就如所愿好了,尽管找他们来,我必然让他们原形毕露。”

他露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仿似有十足的把握。

清新萌妹子

“哼,等见到他们三个受害者时,最好还能像现在一样狂妄。”

郭向阳对萧扬非常不满,冲着他冷哼了一声。

他眯着眼睛,眼缝释放出不善,随后冲着身后的邱善明喊道:“邱队长,这一次就麻烦亲自跑一趟了,务必把那三个受害者找来,还指证萧扬的累累罪行。”

郭向阳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萧扬,又看了一眼郭向阳,点点头道:“放心吧,这件事交给我就行。”

话语落下,他施展了身法,瞬间离开此地。

只有他们刑罚堂的人才能够自由提出需要配合的人,之前那三个受到萧扬伤害的刑罚堂弟子,他们只归属于刑罚堂管理,一般人根本无法叫他们配合。

自从那三个刑罚堂弟子的修为被废除后,他们就变成了重伤号,就在刑罚堂下的医务室休养,如今,一转眼就大半年的时间过去,而伤害他们的凶手也总算是找到了,正是萧扬。

随着邱善明的离开,场地上的众人都沉默了,默默的在等待着。

郭向阳、南宫明亮等人依旧一副看萧扬不顺眼的样子,俨然已经把萧扬当成了罪大恶极的凶恶之徒,恶狠狠地盯着萧扬,更是吩咐了手下展开了围困的阵形,防止萧扬狗急跳墙逃窜。

“萧扬,等他们来了后,看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郭向阳冲着萧扬嚷嚷了一句。

萧扬懒得理会他,撇撇嘴,耸耸肩,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。

他的这么一副轻佻的样子,更是惹怒了郭向阳,郭向阳更是凶狠的威胁了萧扬几句,只是萧扬始终没有吭声,这让他一个人在喊话就如同是一只狗在咆哮,他也觉得有些尴尬和恼怒,冷哼了一声,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心底却是在想着:我让装,看能装到什么时候,一会有好看的。

幸好并不需要等上太长的时间,不然,萧扬可不会傻傻的干等。

大概过去半盏茶的时间,离开的邱善明迅速回来,在他的身后还带着三个刑罚堂弟子,那三个刑罚堂弟子一身惨重伤势,身上修为更是已经被废除。

萧扬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三个败类就是之前被自己废除修为的。

不过,他没有半点心虚,反而淡定自若,反正他问心无愧,手头上更有把柄,这没什么好忌惮的。

那三个败类一出现在场中,立马就瞧见了萧扬,目光不由得变得凶狠和凌厉,其中更有怨毒和仇恨,如果不是萧扬废除了他们的修为,他们依旧可以在毒宗呼风唤雨,潜规则各种漂亮女弟子。

但是自从萧扬废除了他们修为后,他们就如同没有用的废物,只会让昔日的同事嘲笑和讥讽,甚至只能在医务室中混吃等死,别人心情好兴趣还能赏口吃的,要是人家心情不好,就会拿他们来撒气。

所以,他们对萧扬嫉恨到了极点,他们丝毫不会反省,之所以出现这种以强欺弱的情况,完全就是因为他们而起,如果不是他们身为执法人员而带头在先,其他人又怎么会这样呢?

他们才不会想那么多,也不会理会这么多,把承受的一切屈辱和痛恨都转移到了萧扬的身上。

“是,恶贼,凶手,废除了我们的修为,如今还

有胆出现在这里?还不速速臣服,跪地受罚?”

“三位大队长,要为我们三人作主呀,呜呜……”

“就是这厮,我清楚的记得,他杀了李兴龙,我们想要抓他法办,结果,他以强欺弱,丝毫没有把刑罚堂和法规放在眼中,直接就把我们三个给废了呀。”

“我们如今承受的一些苦楚都是拜这厮所赐呀,还有没有天理公道了。”

这三个刑罚堂弟子一出现,立马就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强烈地指责萧扬,更是对着三位刑罚堂的大队长露出了悲戚委屈样子,争取他们的同情。

看着他们对不公的悲愤,听着他们可怜兮兮的哀求公道,就算是邱善明也看不下去了,原本对萧扬仅有的好感,也消失殆尽。

更别说南宫明亮和郭向阳两位大队长了,他们本来对萧扬的观感就很不好,现在加上三位属下的指责,他们更是愤怒,对萧扬的不满演绎到了极致。

哼!

“萧扬,这下子还有什么好说的!”